文/陳冠良 張得志,可以說你不得善終嗎?你一輩子拒絕並閃避任何形式的羈絆與牽掛,但如此獨善其身,鄙棄溫馨情愫、悲憫情懷的你,終究還是免不了有未完的計畫,未了的俗願。你對人生的態度就像那首你聽得厭煩的流行老歌〈瀟灑走一回〉,你可以拿青春賭明天,但無意體會人間憂傷。可是,濁世如斯攪渾,翻滾一遭,你到底沒能孑然一身清淨而去。 我以為你是香港人的縮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