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背包對我很重要,身為寫字的人,原則是不單肩揹不手提

文/張亦絢 「人不可貌相」,背包也是。 後背包對我很重要,因為我先天不良。說得好聽是削肩,其實就是沒肩膀。沒肩膀,優雅地吊著購物袋或單肩包走路的情調,我完全不可得。 但後背包就可隱藏我的弱點。雖然我也經常攜帶購物袋,但我的原則是不單肩揹也不手提──寫字的人手腕就是命,沒有每天跟它磕頭請安就算了,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