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良 無論《呼蘭河傳》或《生死場》裡諸篇,蕭紅的人物恆常是模糊的,沒有細緻的輪廓,誇大的線條。一款形象,一種典型幾乎是一貫的形式手法。所以,在她的凝視下,眾生平等,萬物同運。苦難的降臨不特意挑揀誰,也不一定奮鬥努力便是圓滿的保證。命途多舛的她,理解生之艱鉅所以從不矯飾偏袒;也因著親身馱負才學會了脆弱難免但堅毅之必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