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著母親給的窮人翻身方針,發現這些方法都很老舊

文/張慧慈 火車叩隆叩隆的行駛過鐵道,一路從艷陽高照的嘉義開到新店。 「我跟火車真的很有緣啊!」媽媽常常這樣告訴我們。 小時候,載滿白甘蔗的火車,沿路叩隆叩隆的行駛過鋪設在鄉間的鐵軌,開的速度不快,許多農村的孩子會蜂擁而上,快速的拔起一兩根,然後落荒而逃。搜集起來的甘蔗,可以再賣回給糖廠,賺取一些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