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護病房睜開雙眼,他必須找到更確實執行死亡的方法

文/南宮仁;譯/梁如幸 一名失去意識的五十多歲的男性,穿著整齊乾淨,身邊有家屬的陪伴,看來像從家裡急急忙忙出來,腳上穿著室內拖鞋,他的妻子臉上表情相當嚴肅沉重,拿出了一個空的安眠藥瓶,是他平常在家吃的安眠藥。不知道這個男子是不是真的整瓶都吞下去了,不管怎麼叫也叫不醒,一動也不動,呼吸急促氣喘吁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