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材生型的蠢蛋最難救治,偏偏還為數不少

文/三島由紀夫;譯/邱振瑞 俗話說得好:「醫病有藥,治愚無術」。事實上,「愚者」也有重症與輕症之分。比如,「大智若愚」就屬於賢愚相通的智者,亦有如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白痴》中,那個見多識廣面色蒼白的白痴──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梅什金公爵。 然而,我在此要說的並非那些奇才型的愚者。 「愚蠢」這種病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