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三島由紀夫;譯/邱振瑞

俗話說得好:「醫病有藥,治愚無術」。事實上,「愚者」也有重症與輕症之分。比如,「大智若愚」就屬於賢愚相通的智者,亦有如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白痴》中,那個見多識廣面色蒼白的白痴──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梅什金公爵。

然而,我在此要說的並非那些奇才型的愚者。

「愚蠢」這種病真是麻煩又難解,因為它似乎與人的智能有關,因此不能一概而論。說到大學裡的菁英分子,有些人就是天生愚蠢而不可救藥。像這種高材生型的蠢蛋,最是難以救治,偏偏在世上還為數不少呢。傻瓜唯一可取的地方正是天真無邪的一面,可那高材生型的蠢蛋,卻全無可愛之處。

現在,我來列舉各種傻瓜的類型。

(一)高材生型的愚者

這種愚者最愛炫耀菁英似的言辭,動輒標榜自己出身某某大學,語言能力很強,不需要外語的地方,也硬要橫寫幾句洋文;戴著深度近視眼鏡,隨時都覺得受暴力攻擊似的,把自己搞得神經兮兮,淨說些盛氣凌人的話。此外,他的運動神經很差,以致喝紅茶時,連湯匙都拿不穩頻頻掉下;奉承上級,嫉妒同僚,尤其缺乏幽默感,經常把玩笑話當真而惱羞成怒,自己想故作幽默,卻說出不得體的話來,很少刷牙又不剪指甲,弄不清自己為何被人討厭。

(二)謙沖型的傻瓜

這種傻瓜對社會的看法很無知,以為凡事只要靠「謙虛」即可獲得「最後勝利」,時常把「吾等無能之輩」、「不才如我」這類話掛在嘴邊,但在這虛懷若谷的假相底下,卻為自己的庸俗而自我陶醉。其實,這種人善嫉成性,只要受到任何委屈,便睚眥必報;此外,他格外注意到別人的長處,出於被害妄想症般誇讚對方,事後卻後悔責備自己,於是在愈來愈「謙卑」的同時,其復仇之劍就愈磨愈鋒利了。這種人走路必定靠邊走,明明沒什麼好笑他卻綻露笑臉,但回到家裡,只敢對自己的妻子逞威風。

(三)人道主義型的傻瓜

這種傻瓜有點「慈善家」的性格,如同東京街頭的灑水車,即便剛剛下過雨,它也要向街路灑水;受到指責亦絕不反省,自恃出於人道主義的關懷,成天只會哀聲嘆氣,因為害怕死刑,所以反對死刑;這種人極為膽小,深夜不敢獨自上廁所,還得嘴唸佛號自我壯膽。每次,總是被「非人」的幻影嚇得渾身顫抖。此外,他愛逞強卻又怯懦,隨時看似已有背負十字架的心理準備,但看到自己的指尖滲出血珠卻嚇得險些昏倒。

(四)自戀型的傻瓜

每個人都難免有自戀的傾向,可有些人的病症特別嚴重,動不動就大放厥詞:「乃公不出,蒼生如何」,連續三個小時吹噓自己的偉大志向;搞不清楚自己並非美女,卻煞有介事地說「像我這般絕世美女」云云;即使年過半百,還不忘誇示出身名門大學;比起自己的本業,更愛天馬行空幻想,從早到晚活在過去的榮光裡……真是不勝枚舉。

(五)丑角型的傻瓜

這種人的長相未必是滑稽可笑,卻極力將自己當成丑角,不敢向女人發牢騷,卻又刻意扮演丑角情聖,吹得天花亂墜,彷彿不被人當笑柄不甘心似的。此外,他還批評自己的醜臉是父母的過錯,盡做些不必要的愚蠢行為,故意從自行車上摔下來,說些不足為道的失敗經過,並且深信自己聰明絕頂,所有人都是酒囊飯袋。

(六)嗜藥型的傻瓜

每天早晨醒來,就要喝維他命、保肝補品、荷爾蒙補充劑,然後再仔細地把早報的相關醫藥廣告讀完。

在通勤的電車中,每每被車廂裡的藥品廣告所吸引;路過西藥房的時候,宛如飢餓的流浪街童經過鰻魚飯館前般,把鼻子緊貼在櫥窗上。吃過中飯以後,立刻吞服胃藥;下午三點鐘,再服頭痛藥;晚餐以後吃鈣片;明明內臟沒什麼毛病,卻連腎臟病、心臟病和高血壓的新藥,都要買來嘗試。此外,時下流行的活絡血液循環的健康帶,都要買來往頭上、胸部、腰腹以及手腕套戴,活像個鄉土搖滾女歌手的裝扮那樣可笑……最終仍是「藥石罔效」魂歸西天。

真要把這些愚症逐個列舉出來,恐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誠如前述,人類與愚蠢的關係極為密切,這種疾病與人類歷史同樣悠遠綿長,哪怕最聰明的人身上都難免潛藏愚昧的病菌。因此,若說世人皆愚昧,也沒什麼不妥。賢者與愚者的差別在於是否擅長應付這種疾病,這取決於微妙的自律神經功能的強弱,所以「愚症」時而轉好時而惡化正是這個原因。只是隨著現代文明的進步,新型的愚症亦跟著遽增起來。我隨便即可舉出幾個來,比如「電視迷」、「週刊雜誌迷」、「南極犬迷」、「及時行樂迷」……真是不勝枚舉。

至於,我屬於哪種類型的愚者,我倒不怕說出來,但和盤托出的話,最後我便會像「丑角型的愚者」那樣,所以乾脆不提算了。不過,我可以給各位提示──我是個自詡為聰明絕頂的人。單憑這句話,賢明的讀者們必定能猜出我是哪種類型的愚者了。總之,我不是容易患愚症的人,但也絕非「謙沖型的愚者」。

假如聰明是人生的陷阱,那麼愚昧又何嘗不是人生的陷阱之一。所以應把每件事情並非都能如願以償視為常態。相反地,愈是攻於心計的人,愈容易掉入愚昧的陷阱,愈想愚蠢以對的人,反而落入自作聰明的境地,愚昧與聰明就這樣輪番替換,或許這就是人生吧。

※ 本文摘自《不道德教育講座【異色典藏版】》,原篇名〈士俗不可醫〉,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