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格・布雷格曼;譯╱陳信宏 倫敦,二○○九年五月──一場實驗正在進行中。實驗對象:十三名流浪漢。他們是老資格的街友,其中有些人在倫敦市這座歐洲金融中心冰冷的人行道上已經睡了四十年。把警力支出、訴訟費用與社會服務等成本加總起來,這十三個麻煩製造者造就的帳單據估計達四十萬英鎊(六十五萬美元)以上,而且是一年就有這麼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