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格・布雷格曼;譯╱陳信宏

倫敦,二○○九年五月──一場實驗正在進行中。實驗對象:十三名流浪漢。他們是老資格的街友,其中有些人在倫敦市這座歐洲金融中心冰冷的人行道上已經睡了四十年。把警力支出、訴訟費用與社會服務等成本加總起來,這十三個麻煩製造者造就的帳單據估計達四十萬英鎊(六十五萬美元)以上,而且是一年就有這麼多。

這種情形如果繼續下去,對城市服務與當地慈善團體造成的負擔將會太大。於是,倫敦的援助組織「大道」(Broadway)做出了一項激進的決定:從現在開始,倫敦市這十三名徹頭徹尾的流浪漢將獲得貴賓待遇,從此向每天的食品券、慈善廚房以及收容所道別。他們將得到重大而立即的紓困。

從現在開始,這些露宿街頭的遊民將可無償獲得金錢。

說得精確一點,他們可以獲得三千英鎊的零用金,而且不需要為此付出任何代價。這筆錢要怎麼花用也任由他們自己決定。他們如果願意,可以選擇接受一名顧問的建議,但也可以不要。他們領取這筆錢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不需要回答任何會引誘他們踏入陷阱的問題。

他們唯一受到詢問的問題是:你覺得你需要什麼?

園藝課

「我當時的期望不高,」一名社工後來回憶道。不過,事實證明那些街友的欲求極為樸實。一支電話、一部辭典、一具助聽器──每個人對於自己需要什麼都各有想法。實際上,大多數人都非常節儉。經過一年後,他們平均只花了八百英鎊。

以吸食海洛因已有二十年的賽門為例。這筆錢轉變了他的人生。賽門戒掉毒癮,開始上園藝課程。「不曉得什麼原因,我這輩子第一次覺得一切都很順利,」他後來說:「我開始好好照顧自己,不但洗澡,也刮鬍子。現在,我已經在考慮要回家了。我有兩個小孩。」

這項實驗展開之後一年半,那十三名街友有七人已有了住處,還有兩人正準備搬進他們自己的公寓。這十三人全都針對建立償付能力與個人成長採取了關鍵性的步驟。他們參加課程,學習做菜,接受勒戒,探望家人,也開始規劃未來。

「這筆錢為人賦予了權能,」一名社工針對那筆個人預算指出:「這筆錢為人提供了選擇。我認為這種做法可以造就更美好的社會。」經過數十年徒勞無功的推促、拉扯、哄誘、懲罰、告發以及保護,九個惡名昭彰的遊民終於離開了街頭。付出的成本有多少?一年約五萬英鎊,包括社工的薪資在內。換句話說,那項計畫不僅幫助了十三個人,還大幅降低成本。就連《經濟學人》雜誌也不得不提出這個結論:「把錢花在無業遊民身上最有效率的方法,也許就是直接把錢送給他們。」

堅實的資料

窮人不懂得理財。這似乎是一般通行的想法,幾乎可說是不證自明的道理。畢竟,他們要是懂得怎麼管理金錢,怎麼可能會陷入貧窮的境地?我們認定他們一定是把錢花在速食與汽水上,而不是用來買新鮮水果和書籍。所以,為了「幫助」他們,我們搞出各種天才不已的協助方案,造就大量的文書工作、登記系統,以及一大群的督察員,全都圍繞著聖經裡的這項原則而轉:「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喫飯」(〈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三章第十節)。近年來,政府提供的協助越來越以就業為重心,接受補助者必須應徵工作、參加重返職場的訓練方案,並且從事強制性「志願」工作。這種做法宣稱是「由社會福利轉向工作福利」,其中隱含的訊息明白可見:無償提供金錢會使人懶惰。

只不過,證據顯示事實並非如此。

看看伯納.歐蒙迪(Bernard Omondi)。多年來,他在肯亞西部一個貧困區域的一座採石場工作,一天工資兩美元。後來,他在一天上午收到了一個奇特的簡訊。「我一看到那個訊息,不禁跳了起來,」伯納後來回憶道。他的銀行帳戶剛存進了五百美元。對他而言,這是將近一年的工資。

幾個月後,一名《紐約時報》記者走訪伯納的村莊,看到的情景彷彿是全村的居民都中了樂透一樣:那座村莊滿是現金。不過,沒有人因此花天酒地。相反的,住宅受到翻修,也有許多人做起了小生意。伯納以他的錢買了一部全新的代步工具:印度進口的巴賈吉拳擊手(Bajaj Boxer)摩托車,而藉此做起計程車的生意,一天可以賺進六到九美元。他的收入成長為原本的三倍以上。

「這種做法為窮人提供了選擇,」法耶(Michael Faye)表示。他是「直接捐贈」組織(GiveDirectly)的創辦人,伯納的那筆意外之財就是來自這個組織。「老實說,我不認為我清楚窮人需要什麼。」法耶給人的不是魚,甚至也不是給人釣竿教他們釣魚。他給人現金,認定知道窮人需要什麼的專家就是窮人自己。我問他直接捐贈的網站上為什麼看不到太多生動活潑的影片或照片,法耶回答說他不想打太多的情感牌。「我們的資料已經夠堅實了。」

他說得沒錯:根據麻省理工學院的一項研究,直接捐贈組織的現金補助促成了所得的長久上升(比實施這項計畫之前高出百分之三十八),也提高了住宅自有率和牲畜擁有率(高出百分之五十八),同時也促成兒童挨餓的日數減少百分之四十二。此外,每一筆捐款的百分之九十三都直接送到受益人的手上。谷歌看到直接捐贈組織的統計數據之後,隨即提供了一筆兩百五十萬美元的捐款。
不過,伯納與他的同村居民不是唯一獲得天降好運的一群人。二○○八年,烏干達政府決定向一萬兩千名十六至三十五歲的人民發放將近四百美元。這筆錢幾乎可以說是無償提供:他們唯一必須做的事情就是提出一份商業計畫。五年後,這筆錢產生的效果令人目瞪口呆。那群受益人把錢投注於自己的教育以及生意投資當中,結果所得提高了將近百分之五十。此外,他們的受雇機率也增加了超過百分之六十。

烏干達的另一項方案向該國北部一千八百名以上的貧窮婦女發放一百五十美元,結果也達到了近似的成效:所得飆升將近百分之一百。得到援助工作者協助的婦女(成本:三百五十美元)獲益稍微較多,但研究人員後來計算發現,把援助工作者的薪水直接併入補助款反倒效果更佳。如同這份報告直截了當地指出的,這樣的結果暗示了「非洲與世界各地的扶貧方案應當出現巨大改變」。

南方革命

世界各地的研究都提供了確切的證據:無償提供金錢確實有效。

研究已經顯示無條件的現金發放與以下這些現象的相關性:犯罪、兒童死亡率、營養不良、青少年懷孕以及逃學情形減少,學業表現、經濟成長與性別平等則是出現改善。「窮人之所以窮的一大原因是他們沒有足夠的錢,」經濟學家查爾斯.肯尼(Charles Kenny)指出:「所以給他們錢會是減少此一問題的一種絕佳方式,實在不該令人感到意外。」

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學者在《把錢給窮人就對了》(Just Give Money to the Poor;二○一○)這部著作裡,提出無數的例子,顯示毫無條件或僅有極少數條件的現金發放確實產生了效果。在納米比亞,營養不良的統計數據大幅下滑(從百分之四十二減少為百分之十),逃學也是如此(從百分之四十下降至接近於零),還有犯罪也是(減少了百分之四十二)。在馬拉威,女性就學率大幅攀升百分之四十,不論她們收到的現金是否附帶條件。一次又一次,獲益最大的總是兒童。他們不再那麼經常挨餓以及罹患疾病,而且長得更高,在學校表現更好,被迫淪為童工的機率也降低。

從巴西到印度,從墨西哥到南非,現金移轉方案已在南半球蔚為風潮。聯合國在二○○○年提出千禧年發展目標之時,這些方案根本完全沒有受到注意。然而,到了二○一○年,這些方案卻已在四十五個國家、造福了超過一億一千萬個家庭。

回到曼徹斯特大學,研究者總結了這些方案的效益:(一)家戶善用他們收到的錢,(二)貧窮現象減少,(三)這些方案可能在所得、健康與稅收方面帶來各種長期效益,(四)這些方案的成本都比替代方案來得低。 既然如此,與其派遣薪資高昂的白人搭著休旅車去幫助窮人,為什麼不直接把他們的薪資送給窮人就好?尤其這麼做還可以排除公部門的貪瀆習性。此外,無償提供的現金對於整個經濟也有助益:民眾增加消費,從而提振就業與所得。

無數的援助機構與政府都認定自己知道窮人需要什麼,而將資金投注於學校、太陽能板或者牲畜。當然,一頭牛總比沒有牛好,但我們因此付出了什麼代價?盧安達的一項研究估計指出,捐贈一頭懷孕母牛的成本約為三千美元(包括設置擠乳室)。這麼一筆錢相當於盧安達人五年的工資。或是以窮人受到提供的種種課程為例:各項研究一再顯示這類課程成本極高,但成果微乎其微,不論課程目標是學習釣魚、閱讀還是經營企業都一樣。「貧窮的根本問題在於缺乏現金,而不是缺乏智力,」經濟學家漢倫(Joseph Hanlon)強調指出:「你如果沒有鞋子,怎麼可能把鞋帶綁緊?」

錢的好處,就在於人可以用錢買他們自己需要的東西,而不是那些自認專家的傢伙認為他們需要的東西。而且,事實證明窮人不會把他們白白得到的錢拿去買一類商品:菸和酒。實際上,世界銀行的一項重大研究證明指出,在非洲、拉丁美洲與亞洲受到研究的所有案例當中,有百分之八十二都顯示菸酒消費反而減少。

不過,還有更意想不到的情形。在賴比瑞亞,有人進行一項實驗,看看把兩百美元送給看起來最不老實的窮人會有什麼結果。他們找出貧民窟裡的酒鬼、毒蟲以及小罪犯。三年後,他們把那筆錢花在了什麼東西上?食物、衣服、藥品以及小生意。其中一名研究者驚嘆指出:「如果這些人都不會亂花白白得來的錢,那麼有誰會呢?」

然而,「懶惰窮人」的論點卻總是一再被人提出。這種觀點的歷久不衰驅使科學家調查其真實性。才幾年前,聲望崇高的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總結了他們的發現:窮人一旦收到無條件給予的金錢,實際上通常會更加努力工作。在納米比亞那項實驗的最終報告裡,一名主教提出了這項巧妙的聖經解釋。「仔細看〈出埃及記〉第十六章,」他寫道:「以色列人在逃離奴役的漫長旅程中得到了上天降下的食物,但他們沒有因此懶惰,反而因為吃了那些食物而有力氣繼續前進……」

時機成熟

無償提供的金錢:歷史上有些首要思想家早就提出了這種想法。摩爾在一五一六年於他的著作《烏托邦》裡夢想了這一點。後來又有無數的經濟學家與哲學家──包括諾貝爾獎得主在內──跟著這麼做。這種想法的倡導者從左派到右派都有,連同新自由主義學派創始人海耶克(Friedrich Hayek)與傅利曼(Milton Friedman)也是。〈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一九四八)的第二十五條也承諾,這項夢想有一天將會實現。

這項夢想就是一種全民基本收入。

而且不是只有短短幾年,不是只有在開發中國家,也不是只以窮人為對象,而是名副其實:對所有人無償提供金錢。這麼一筆錢不是恩惠,而是權利。你可以稱之為「通往共產主義的資本主義道路」。一筆足以維持生活的每月津貼,不必付出任何代價即可得到。唯一的條件是你必須「脈搏有在跳動」。沒有督察員檢視你是否善用了那筆錢,也沒有人質疑你是否有資格領取那筆錢。從此以後,再也沒有特殊福利與援助方案,頂多只有為老年人、失業者與無能力工作者提供額外津貼。

徒勞、危險,而且有違常理

文明的重大里程碑在剛開始總是帶有烏托邦的氣息。著名經濟學家赫希曼(Albert Hirschman)指出,烏托邦一開始都會受到三個理由的攻擊:徒勞(不可能實現)、危險(風險太高),而且有違常理(這種做法會演變為反烏托邦)。但赫希曼也寫道,烏托邦一旦實現之後,經常都會被視為平凡無奇。

不是太久之前,民主也曾經看起來像是個輝煌耀眼的烏托邦。許多傑出的心智,從哲學家柏拉圖(公元前四二七—三四七)到政治家柏克(Edmund Burke,一七二九—九七)都提出警告,指稱民主將會是徒勞(平民百姓太愚笨,沒有辦法因應民主)、危險(多數決就像是玩火一樣)而且有違常理(「大眾利益」很快就會遭到某個狡詐的將軍或是其他人的利益所破壞)的做法。比較看看反對基本收入的論點:基本收入必定會是一場徒勞,因為我們負擔不起這樣的開支;基本收入很危險,因為民眾會因此不再工作;基本收入有違常理,終究將會導致少數人更辛勤工作以養活大多數人。
不過……等一下。

徒勞?自古以來,我們當今的富裕程度首次達到了能夠提供一筆可觀的基本收入的程度。我們可以丟掉那整套不計代價迫使受扶助者從事低生產力工作的繁瑣官僚制度,也可以揚棄複雜的租稅減免制度,而把資金挹注於這套簡化的新體系。如果還需要額外的資金,則可以藉著對資產、廢棄物、原料以及消費課稅而籌得。

且來看看數字。消除美國的貧窮只需要一千七百五十億美元,不到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一。這筆金額差不多是美國軍事支出的四分之一。比起阿富汗與伊拉克的戰爭,打贏反貧窮之戰實在是極為划算。根據一項哈佛研究的估計,阿富汗與伊拉克的戰爭已導致美國花費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四到六兆美元。實際上,全世界的已開發國家都早在許多年前就已經有能力消除貧窮。

然而,僅僅幫助窮人的制度卻只會加深窮人與社會其他族群的隔閡。「專為貧民制定的政策是一種貧乏的政策,」英國的福利國家理論大師提墨斯(Richard Titmuss)指出。左派人士有一種根深柢固的自然反射,總是忍不住為每一項計畫、每一項減免、每一項福利附上資格條件。問題是,這種傾向只會造成反效果。

在一篇發表於一九九○年代晚期而現在已廣為人知的文章裡,兩名瑞典社會學家證明指出:政府政策最全民化的國家,在減少貧窮的表現上也最有成效。基本上,人在對自己有利的情況下會比較願意展現團結精神。我們和我們的家人與朋友如果越有可能獲益於福利國家,我們就越會願意對福利國家有所貢獻。因此,就邏輯上而言,遍及全民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也會獲得最廣泛的支持。畢竟,所有人都可因此得益。

危險?的確,有些人可能會選擇少工作一點,但這也正是重點所在。少數藝術家與作家(「所有那些活著的時候遭到社會鄙視,死後卻獲得社會推崇的人」──羅素)可能會徹底放棄有酬工作。壓倒性的證據顯示人其實想要工作,不論他們是不是有需要工作。實際上,沒有工作會使我們深感不快樂。

基本收入的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讓窮人擺脫福利陷阱,並且促使他們尋求真正具有成長與晉升機會的有酬工作。由於基本收入不帶條件,也不會因為受益者找到有酬工作而遭到剝奪或者減少,因此只會改善窮人的處境。

有違常理?恰恰相反,當前的福利制度才是真正淪落成了一頭有違常理而且充滿控制與羞辱的怪獸。官員透過臉書監視公共補助受益者,確認他們是否明智運用他們的錢──要是有人膽敢從事沒有受到核准的志願工作,就等著遭殃吧。而由於資格審核、申請、核可以及追回程序複雜得令人眼花撩亂,所以國家還必須雇用一大批社工人員對民眾提供協助。接下來,還需要有一群督察員負責篩檢大量的文件。

原本應當為人民促進安全感與自尊的福利國家,已淪為一套充滿懷疑與羞辱的體系。這是右派與左派之間一項怪誕的協定。「政治右派害怕人民會不再工作,」福傑特教授在加拿大感嘆道:「左派則是不信任他們自行做出的選擇。」一套基本收入體系會是比較好的妥協。就重新分配而言,這種做法能夠滿足左派對於公平的要求;在政府的干預和羞辱方面,這種做法則是會給予右派一個比以往都還要有限的政府。

※ 本文摘自《改變每個人的3個狂熱夢想》,原篇名為〈夢想一:如果沒有人落到貧窮線以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