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雅.桑巴格.朗恩;譯/蕭美惠 我緊張地開始尋找安養機構,費用高得驚人,有名聲的地方每個月要價七千美元到一萬美元。 我打電話給她的保險公司。「她投保的是全額給付險,」那名人員回報。 「每個月一萬美元?」我懷疑地問。 「對啊。」 「多久的時間?」 「永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