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談大時代家族史的起落,還是世局變化裡的恩怨,無論是因為閱讀而越走越深的遺忘書之墓,還是霸氣總裁版的惡龍就是要你會(會什麼?),這些最近被很多人讀很久的書內容各有其好看之處,而大家共有的特點就是: 粉.厚.重。 字多就會厚,厚了就會重;這些字多的書好好看,但拿著讀實在有點累,揣在包裡帶出去就更累了──一本厚書八百五十公克,帶十本就是八公斤半,這是可苦來哉? 完整文章
文╱陳名珉 我是在沒有準備下收到老媽再婚的消息,雖然心裡早就有數,但事實發生的時候,心情還是複雜的。 訊息透過 Line 發過來,只有四個字:我結婚了。乾脆俐落,典型我媽的個人特色──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只講結論。 幾分鐘後,她又傳來下一段訊息:寄冬天衣服給我。另外附上了一串英文地址,位置是澳洲珀斯(Perth)附近的一座小鎮。 我對珀斯的認知非常淺薄,Wiki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