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moo讀墨開發的「mooPub」平台,提供使用者自行將電子書上架銷售的功能,無論是廠商還是個人作者,都能夠方便地使用。 mooPub讓廠商上架自家出版的書籍、個人作者上架自己創作的作品──那麼,假設A廠商弄到B廠商的書籍檔案、C作者讀完一本外文書之後自己做了個翻譯版本、D工作室買了好幾家其他公司的電子書檔⋯⋯這幾種情的A、C、D等方,可以把檔案透過mooPub上架銷售嗎? 完整文章
「請問可以新增_____的功能嗎?」 自創立以來,我們經常收到像這樣的許願。 雪片般飛來的許願、敲碗,Readmoo讀墨電子書都會認真評估、視情況排入開發排程。 全公司都是閱讀愛好者的我們,也不停開發優化讀者體驗的新功能。 而整個出版生態圈,包括寫出好故事的創作者、書籍背後的出版社推手,都是讓閱讀能走入生活的重要功臣。我們透過每一次軟體更新,讓所有人都能享受更貼心、順手的功能。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請問可以新增_____的功能嗎?」 自創立以來,我們經常收到像這樣的許願。 雪片般飛來的許願、敲碗,Readmoo讀墨電子書都會認真評估、視情況排入開發排程。 全公司都是閱讀愛好者的我們,也不停開發優化讀者體驗的新功能。 而整個出版生態圈,包括寫出好故事的創作者、書籍背後的出版社推手,都是讓閱讀能走入生活的重要功臣。我們透過每一次軟體更新,讓所有人都能享受更貼心、順手的功能。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018年底時,Readmoo讀墨在國家圖書館舉辦了年度閱讀報告,總結有三大重點: 一,不論電子書數量、銷售量,還是電子書閱讀時間,都翻倍成長。 二,愛智求真的Readmoo讀者天天都閱讀,週末和深夜尤甚。 三,讀者使用mooInk電子書閱讀器比例高達42%。 完整文章
斜槓再升級,不但要天天上班為大家介紹好書、要競選里長、要當素人作家,現在還要進軍程式設計領域!? 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畢竟聽到「同理心」就能馬上背出週期表的年輕女生實在不多,更別提里長伯還得成天思考如何幫廣大的里民鄉民爭取福利,接下來如果說里長伯其實是個《魔法覺醒》裡的魔法少女,大概也沒什麼好訝異的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