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珍妮佛.艾希頓、莎拉.托蘭德;譯/蔡心語 我在診所的工作過於緊湊,往往沒有坐下來的閒工夫,更別提吃午餐、上廁所、打電話甚至回覆孩子的訊息。我看診時通常是一個又一個病人「無縫接軌」,而且我希望儘可能在病患身上多花點時間,為他們傾注我所有心力。當病患陳述個人健康狀況時,我當面拿起水瓶來喝似乎很失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