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可拉斯.艾普利 「我們對人類同胞最大的罪愆不是仇恨他們,而是對他們漠不在乎。那才是不人道的本質。」──蕭伯納 歷史上有一場你可能從來沒聽說過的驚人訴訟案。 一八七九年五月二日,龐卡族的印地安酋長「站熊」(Standing Bear),被迫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法院裡,起身對滿座的旁聽群眾發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