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用吊兒郎當的口氣,替他擋掉不知怎麼轉圜的社會眼光

文/謝凱特 父親是喜歡小東西的;父親曾是三十年的版模工人;父親也曾好賭成性但至終為了家庭收手;父親退休了;父親是知道我的同志身分的。 父親是沉默的。 二○○五年,臺灣加入國際反恐同日的聯合遊行,同志活動未艾方興,媒體卻像篩子般過濾消息,一切就像一顆即溶顆粒無色無味消失在每個家庭電視裡。當晚我從大學宿…

出櫃不是闖關遊戲:孩子出櫃的同時,也標誌著父母的入櫃

文/江昇;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初見謝凱特時,溫州街細雨撲簌,巷口的另一端,遠遠能見他高瘦的身姿。轉進咖啡店,見他細心而輕巧地撫平傘面,一片片整齊折疊,令人想起他的寫作,溫柔內斂,熨貼著故事中的寸寸皺摺。 情感債務與大人的傷口 在鏡文學的作者介紹中,謝凱特將自己的寫作描述為一個「還債」的過程:「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