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少女老王 十八年前,那個仍然四季分明的臺灣,小學六年級畢業前的最後一個月,我,罷免了我的老師。 小學五、六年級的班導本該是同一個,但五年級的班導已屆退休之齡,在我們升上六年級的同時,她就退休了,換了一個臺大畢業的年輕女老師接手帶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