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台北漂流】張耀升:北緯25度愛與死

文/張耀升 2010 年 8 月到 2015 年 10 月,我與張必魯在台北度過五年,那是我此生最短也最長的一段時光。 2010 年,遭逢人生低潮而落入一個不適切的職場環境的我,有幸從鬥爭中退出。那天下午,我帶著張必魯繞著台中的科博館散步,在館前路的轉角,我蹲下來看著他,問他:「我們離開台中,到台北…

【世界就是我們】張耀升:非典型霸凌

文/張耀升 今天,讓我們來談一個非典型的霸凌故事。 朋友A是成名藝術家,他身材高大,學過武術,個性溫和,收入在一般人之上,不屬於印象中的被霸凌者,但是他告訴我他的霸凌經歷。 大約十年前,在專業領域中已經小有名氣的他為了自我進修回到校園念研究所,由於他很用功,學術能力比班上那些年紀小他一輪的同學好,許…

【世界就是我們】張耀升:銘刻於我心中的霸凌印記

文/張耀升 儘管過了三十年,我還是常常想起小學時在課堂上目睹的一件事。 當時的班上有一個慣性偷竊的女同學,矮矮小小,看起來有點髒,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常在學校附近商家因偷竊被逮而送回學校,通常,班上若有人遺失物品也會第一個指向她,久而久之,她成了老師解決問題的一個必經路徑。 一直到了三、四年級,她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