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台和甲板,或說陸地和海上,好像兩個不同世界,他們那個世界使用的是我幾乎聽不懂的語言

文/廖鴻基 記得四年前第一次正式討海,船主是海湧伯,這艘船上連我一起共有三個海腳,他們都是討海老手。船隻出港鏢獵旗魚,他們把塔台中間的位置讓給我,因為那個位置前後各有一根桅柱擋著,船隻衝浪甩盪追逐旗魚時,這位置比較安全,也比較不會妨礙到他們忙碌的上上下下。 午後,船隻追住一條旗魚,他們尖聲呼叫,全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