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宥勳 我第一次有了成為「作家」的實感,並不是在出書之後。事實上,出書本身帶給我的感受,一直都有種模模糊糊的虛幻感,感覺不到自己在那之前、之後有何不同。過了好一陣子,我參加一場網路書店辦的活動,和某位年輕的出版人聊了起來。說到一個段落,他問:「我最近要出一本很有趣的小說,想請你掛名推薦,你願意嗎?」 掛名推薦?我腦袋立刻浮現了買過的那些書。書的封面上,總是會有一排名家、名人的推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