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恩.阿考夫;譯/董文琳 在我非自願失去我的工作時,很多人會帶著遺憾的表情來訪,好像我失去了某隻手或某隻腳。他們會憂心忡忡地輕聲問我類似這些問題: 「你們會搬家嗎?」「有沒有什麼我們能幫忙的地方?」「我們可以尷尬地握著你的手,跟著你一起哭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