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讓能見度幾乎變成零的,是我的眼淚」

文/金琸桓 我抓著下潛繩索一口氣下到船的右舷處,綁在肩膀和腰間的鉛塊加快了下潛速度。入水後,我仰望了一下上方,看著遍布在四周的光亮漸漸變暗、最後消失,自己彷彿被吸進黑洞一般,與照在整個地球上的陽光愈來愈遠。那不單純只是黑暗,潛水結束後,那種感覺也會持續重現好長一段時間,感覺自己是被驅除到沒有陽光的世…

一位年輕人之死

文/詹偉雄 21 歲梁聖岳和 19 歲劉宸君,在去年就計劃前往印度和尼泊爾進行一場刻苦且漫長的旅行,雖說年輕,但兩人都有豐富的荒野經驗,對自然中的殘酷或有低估,卻並不陌生。他們兩人一月中出發,在機場留下一張合照後,僅剩下偶而上傳的臉書,與親友維持著微弱的聯繫。3 月初,兩人與家人失去聯絡,心急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