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鳳梨 小時候,爸爸會拿著單眼替全家拍照,那時候真是非常討厭。一群人必須等著調好光圈、快門、焦距,同時盤據著唯一的登山道,請大家休息一下。再大一點,只要想起背包中有兩顆鏡頭,手上拿著腳架,照相就是我心中一種很累贅的活動。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