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冠穎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木心的詩〈從前慢〉,讓朱惠良老師心有戚戚焉。她覺得現代人人都繁忙,如果在過往那樣緩慢的時空生活,為了一件事奉獻一生,也是件幸福的事。 而這樣的生活,如同《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片中,在光鮮亮麗的珍稀古物後,無論木器、青銅、鐘錶,還是書畫,都有一群默默付出的修復醫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