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媛媛 前幾年新竹市復興高中學生模仿納粹的事件引起了臺灣社會的關注,這讓我想起多年前和各國朋友在曼谷逛夜市,那時泰國年輕人似乎正流行納粹符號,滿街都在賣納粹和希特勒的T恤,讓歐洲朋友看了哭笑不得。但是同樣的,我曾經去一個主修日文的瑞典同學家參加派對,一進他的房門,迎面就是一大面皇軍旭日旗,其他瑞典同學看了稱讚好酷,亞洲同學則說不出的尷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