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是,或許還有第四名被害者。

文/天地無限 如果不是另一位險些遭受毒手的女學生—當時就讀同校中文系四年級的周雨潔指證,警方的調查矛頭,絕不可能指向方夢魚。至少,在此之前,沒有任何線索,能將他與前三位被害人給聯繫起來。 而周雨潔的受害經歷也頗具有戲劇性。在方夢魚閉口不言、沒有任何第一手佐證材料的情況下,警方認為,這被偶然記錄下的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