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地無限

如果不是另一位險些遭受毒手的女學生—當時就讀同校中文系四年級的周雨潔指證,警方的調查矛頭,絕不可能指向方夢魚。至少,在此之前,沒有任何線索,能將他與前三位被害人給聯繫起來。

而周雨潔的受害經歷也頗具有戲劇性。在方夢魚閉口不言、沒有任何第一手佐證材料的情況下,警方認為,這被偶然記錄下的犯罪過程非常具有參考價值,有助於了解其犯案模式。

根據周雨潔事後的描述是這樣子的:

當天是三月二十二日,學校期中考第二天。周雨潔下午第七堂課考完了「儒學與人生」後到圖書館溫書,約九點二十分離開學校,在路上買了些宵夜後,回到校外租屋處。

直到事件發生前的這段期間,她一直透過智慧型手機上的Line通訊軟體,斷續地與同學兼死黨(代號「起司茉莉」)傳訊著。後來這段對話也被檢察官列為重要證據之一。以下是當時兩人的Line對話內容:

周雨潔:在哪?

起司茉莉:餐廳啊。考完就跑來打工了

周雨潔:明天的台灣文學都看完?

周雨潔:我還在圖書館K哩!

起司茉莉:能PASS老娘就去廟裡還願。又不拿書卷獎

周雨潔:剛跑到外面打電話,回來桌上多了這張紙條

(照片傳送)

起司茉莉:「就是喜歡這樣靜靜看著妳」,好噁心!

周雨潔:我覺得可能是我之前跟妳提過,晚上跟蹤過我回家的人

周雨潔:他會不會也在圖書館裡

起司茉莉:我之前以為是妳想太多。是學校的人嗎?這字好難看,肯定是醜男

周雨潔:圖書館那麼多人,我哪看得出來誰。好可怕,我還是覺得有被偷窺的感覺

起司茉莉:妳快回家啦,還是我叫阿光去護駕?妳知道他暗戀妳很久了

周雨潔:妳們很無聊耶!

起司茉莉:啦啦啦~

周雨潔:算了,我回家K好了。都妳啦,三八亂嚇人

起司茉莉:防狼噴噴別放包包,拿在手上!

(以下是九點三十五分後的對話內容)

起司茉莉:到家了?

周雨潔:到了。吃東西ing

起司茉莉:沒事就好。吃什麼好料?

周雨潔:又是那家滷味啊,附近只有這能吃

起司茉莉:吃完繼續用功,小豬豬。台灣文學重點整理好拍照給我

周雨潔:不要~

起司茉莉:厚,小氣。我忙完回去很晚耶

周雨潔:我跑到陽台了!

起司茉莉:?

周雨潔:我剛剛聽到衣櫃裡好像有咳嗽的聲音!

起司茉莉:@@!快打手機給我!

周雨潔:不行我怕他會聽到。我偷偷躲在窗簾後面

起司茉莉:沒聽錯?有確定嗎?反正我先打119

周雨潔:先不要。等我再看看

起司茉莉:不能先跑到外面?

周雨潔:衣櫃靠門口那邊,我只能躲這

起司茉莉:可以爬到隔壁去?

周雨潔:我在四樓耶。陽台門又不能從外面鎖

起司茉莉:我馬上過去妳家

周雨潔:妳可不可以

起司茉莉:可以什麼?

起司茉莉:怎麼樣?

起司茉莉:妳剛問我可不可以什麼?

周雨潔:沒事了!妳不用過來我聽錯了!

起司茉莉:吼,大小姐,剛剛被妳嚇出心臟病

周雨潔:對不起!

起司茉莉:真的沒事?

周雨潔:沒事!

起司茉莉:沒事就好。我正跑去跟老闆請假說

周雨潔:一切都好!我先洗澡了明天聊!

起司茉莉:881

「起司茉莉」是位典型的中文系女孩,善解人意又心思細膩。當她看到了倒數第四句對話,心中便警覺情況有異,當下立即用手機撥了一一〇報案。而這舉動不但及時解救了周雨潔,也成了方夢魚連續殺人事件的破案關鍵。

「因為最後那兩句對話,跟我們之前聊天的語氣不一樣。」當起司茉莉接受媒體訪問時,她是這樣說的:

「我們這幾個死黨,在手機上聊天時,也不常對彼此說對不起、謝謝你這類的話,太客套、太見外了嘛!而且最後那三個句子的語氣、斷句跟標點符號,跟前面對話差別很大。還有啊,一般女孩子,至少我認識的雨潔也不會一吃完晚餐就馬上跑去洗澡。當下我就知道,拿著手機打字傳訊息給我的,一定不會是雨潔本人。」

十點十七分,線上警網趕到周雨潔住處,一位顏姓巡佐協同一名警員到四樓查探,發現房門虛掩、房內物品凌亂,似乎有打鬥痕跡,因此又呼叫另一組警網到場支援。

第二組警網在公寓巷口處攔停了一輛形跡可疑的小客車。原本那輛小客車想倒車逃逸,卻被從樓上趕下來的顏巡佐拔槍喝止,射破了前後兩個輪胎,小客車駕駛終於束手就擒。回到警局查驗身分的時候,才知道駕駛就是方夢魚,也是被害女學生的同校教授。

而警察從小客車的後行李箱救出了周雨潔。當時她已陷入昏迷,脖子後方被電擊出一片明顯瘀青,全身被薄被包起、並用膠帶牢固地捆紮起來。雖然車內沒找到其他工具,但警方研判,方夢魚應該是正打算將她載往偏遠處毀屍滅跡。

被帶到警局的方夢魚,徹頭徹尾行使緘默權,完全不肯吐露半點動機或辯白,也不肯找律師幫忙,即使是趕來協助的法扶律師也莫可奈何。

假如整個事件到此為止,大概也就是一篇上不了頭條的社會新聞,頂多給水果日報冠個「意圖先姦後殺?大學校園驚傳獸師性侵女學生」這類聳動標題,過個三天吸夠了網路流量就會被大眾淡忘。

但整件事的真正爆點、讓全台灣為之震動的,是在警方於隔天申請搜索票,從方夢魚家中找到的新證據。

新證據十分嚇人。警方從方夢魚書房的櫃子深處,找到了三個灌滿福馬林的小廣口瓶,上頭各自貼了「無上的凝望」、「掌心的溫度」、「芬芳的滋養」電腦列印標籤。裡頭漂浮著分屬三名女子的舌頭、心臟與子宮。

櫃子裡其實還有第四個空的小廣口瓶,上頭的標籤是「漫長的告別」。但是出於高層的一些顧慮,警方並沒有將這個消息公布給新聞界。

因為器官組織被福馬林給破壞了,因此鑑識人員將器官送到馬偕醫院進行粒腺體mt-DNA的定序比對,找出了三名失蹤人口,她們都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依次是一〇二年二月十六日的梁玉婷、九月二十日的曾婍,以及同年十二月十四日的沈蓓湘。

鑑識結果,讓那些主張失蹤女孩並未死亡的人們—尤其是被害者家屬們的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任憑檢警再怎麼威脅利誘,方夢魚始終三緘其口。據說警方還特地找人進牢裡與方夢魚同房,希望能夠套出些線索來,但仍徒勞無功。

三名被害者,依然不見天日。要命的是,或許還有第四名。


※ 本文摘自 《第四名被害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