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武貴;譯/張佳雯 「武貴,你不用勉強自己看《金融時報》啦。如果我沒有在旁邊,你一定會在那邊拚命割開《週刊SPA!》的封頁吧?」 當我還是新手的時候,在出差的飛機上,我很敬重的上司坐在旁邊跟我這麼說。 他在業界是傳奇性的交易師,但看的雜誌都是《週刊Young Magazine》、《少年Jump》、《週刊SP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