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唉喲,看看我女兒腿上的傷痕。像冰雪般白嫩的那雙腿,居然滲出胭脂般鮮紅的血痕。妳看那些名門家夫人們就算是瞎眼的女兒也難求,妳怎麼不去那些地方投胎?被我這個妓生月梅給生下,才落得如此下場啊。春香呀,快醒醒。唉喲,唉喲,我的身世呀。 ──《春香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