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查莉・珍・安德斯;譯者/謝靜雯 他討厭別人叫他賴瑞,簡直受不了。所以呢,大家當然都叫他賴瑞,連爸媽有時也這麼叫他。「我叫羅侖斯,」他會堅持,望著地板,「沒人字邊的倫。」羅侖斯清楚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但這個世界拒絕承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