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查莉・珍・安德斯;譯者/謝靜雯

他討厭別人叫他賴瑞,簡直受不了。所以呢,大家當然都叫他賴瑞,連爸媽有時也這麼叫他。「我叫羅侖斯,」他會堅持,望著地板,「沒人字邊的倫。」羅侖斯清楚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但這個世界拒絕承認。

在學校,其他小鬼都叫他賴瑞敗類或賴瑞匪類,或是在他火大的時候,叫他恐怖賴瑞,只是這在他那些穴居人同學之間,是種難得的諷刺展現,因為賴瑞事實上一點也不恐怖。通常這句話的前面會先出現「噢噢」,只是為了讓這個笑話更到位。賴瑞並不想當個嚇人的人,只是希望別人別來煩他;希望他們如果不得不跟他講話,也許可以把他的名字叫對。

羅侖斯就年齡來說個頭偏小,頭髮是秋末樹葉的顏色,長下巴,雙臂就像蝸牛脖子。他爸媽總是替他買大一號半的衣服,因為他們一直覺得他隨時可能就會快速抽長,而他們想要省點錢。所以他永遠被太長太鬆的牛仔褲管絆倒,雙手消失在運動衫袖子裡。即使羅侖斯想表現出氣勢逼人的模樣,消失的手腳也讓這件事情難上加難。

羅侖斯生活裡唯一的亮點就是紫外線電動遊戲,他在當中讓成千上萬想像中的敵人蒸發不見。可是羅侖斯又在網路上找到其他遊戲──耗費他好多時間弄懂的拼圖,還有大型多人線上遊戲,羅侖斯在那裡發動了繁複的戰役。不久之後,羅侖斯就自己寫程式了。

羅侖斯的爸以前對電腦還滿拿手的,不過成年之後在保險業裡找到一份差事,在那行裡他還是需要掌握數字,但不是你想知道的事情。現在他老是害怕自己會丟掉飯碗,然後全家會跟著挨餓。羅侖斯的媽原本在攻讀生物博士學位,後來懷孕,加上論文指導老師辭職,她休息一段時間之後,就一直沒回學校。

爸媽老是擔心,羅侖斯把清醒的每一分鐘都花在電腦前面,最後會變得跟他舅舅戴維斯一樣有社交障礙。於是他們強迫羅侖斯去上一連串永無休止的課程,目的在於讓他踏出家門:柔道、現代舞蹈、西洋劍、初學者的水上馬球、游泳、即興喜劇、拳擊、高空跳傘,最糟糕的是週末的野外求生活動。每堂課只是逼得羅侖斯換上另一套鬆垮的制服,其他小鬼在一邊嚷嚷:「賴瑞,賴瑞,賴皮鬼!」把他壓進水裡、把他提早拋出飛機、抓住他腳踝要他倒吊著即興表演。

羅侖斯納悶,是不是有另一個叫賴瑞的孩子,對於被丟包在山坡上這種事,會抱持著「衝啊」的積極態度。賴瑞可能是平行宇宙中的另一個羅侖斯,也許羅侖斯只需要把前後五分鐘左右、射向地球的所有太陽能集中起來,就可以在浴缸裡產生一種小型時空裂隙,把賴瑞從另一個宇宙綁架過來。這樣賴瑞可以出門負責去受折磨,而羅侖斯本人則可以安安穩穩待在家中。困難在於,要趕在兩週後的柔道巡迴賽以前,想辦法在宇宙裡鑽出一個洞。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本文介紹:
群鳥飛舞的世界末日》。本書作者/查莉・珍・安德斯;譯者/謝靜雯;出版社/臉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太和計畫
  2. 美國眾神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