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寫奇幻小說,有人想寫推理小說,也有人想寫浪漫愛情,或者當編劇看俊男美女把自己寫的故事實際演出。有人用文字觀察自己的內裡,有人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也有人比較關心怎麼在必須使用文字時拿到好的分數──畢竟,不為考試作文,到底有誰沒事想要練習寫作? 但臥斧老師卻說寫作可以當成協助生活的工具,或者有趣的消遣?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看看說要寫書的里長伯到現在都還(消音處理──)啊! 完整文章
文/布蘭登.山德森 吉姆破門而入,衝進了惡棍巢穴。流氓們都站了起來,吼聲如雷。吉姆飛身而上,怒氣滿滿的拳頭如狂風暴雨。他朝著其中一個流氓揮拳,流氓擋了下來。吉姆又揮了一拳,流氓又擋了下來。他非常憤怒,像砍樹的樵夫一樣,一拳把那個流氓打倒在地。另一個流氓踢了一腳,吉姆格擋住了,回踢回去,那個流氓倒地不起。然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