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彼得.格雷;譯/吳建緯 自由玩耍的沒落以及揠苗助長的野心,已經有了沉重的代價。 以出生中產階級的典型兒童──埃文為例。埃文現年十一歲,平日早上六點半,他母親就會把他從床上挖起來。因此,他早上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打點衣裝,並且在家吃完早餐,才搭公車上學。儘管學校很近,走路上學很有樂趣,也能當作運動,家人還是不允許他走路上學,原因是走路上學實在是太危險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