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文/王楚蓁 「風景都是錯的,風景都是錯的,風景都是錯的。」──葉青 三月天,美東風雪不斷,收到她寄來的最後定稿,「我想我的詩比我的理性更了解我」,她嘆了氣:「這兒也是忽雲忽雨。」我感受天涯傳來的倦,千山萬水無人能不渝陪伴的倦。風景都是自己看的算,此刻的她,也許走得太遠。 不見 2010 年夏末我們在生態綠咖啡館為詩集首度定稿,彼時葉青的詩在 PT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