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念祖 我寫的一本小說《《千手觀音:失落的畫像》》出版三年後的某一天,忽然接到出版社主編的電話說施寄青老師想跟我見面,談一談我寫的小說。我不是職業作家,之所以東寫寫西寫寫,主要是排遣時間聊以自娛,壓根兒沒想過我寫的東西會有人看。忽然間得知有作家級的人士注意到你的著作,甚至表示想見你一面,真是既榮幸又惶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