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野歸子;譯/楊明綺 這個人自詡是超強新人。 東山結衣希望今天也能順利準時下班,無奈這願望破滅。 「甘露寺!」頭頂上方傳來斥罵聲。 「唉,又來了。」結衣瞧了一眼時鐘,明明再過五分鐘就要下班了。 「種田先生,我不是在打瞌睡,是在冥想。」 這個大言不慚的傢伙是歷經大學重考,當了一年米蟲的新人甘露寺勝,剛上完研習課的他從這週開始分派到結衣所屬的製作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