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眼睛看到的,我感覺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她拿著香

文/張嘉祥 我有時候會在回憶中看見自己站在一座山頭上,在一座村庄裡面,奇怪的是這裡的一切都和火燒庄很像,道路、房子、雜貨店、五穀王廟,我還找到自己家的那間金紙鋪,很奇怪,門口的店面明明已經收起來了,在回憶裡它又出現,我聞到金紙和銀紙疊滿空間的味道,想起阿爸,阿爸也真的坐在金紙鋪裡面泡茶,旁邊有兩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