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索妮亞.法樂琪 「我可以看看你的蛋雞嗎?」 布瑞克的表情變得難以解讀,臉上的各種紋路形成一道閉鎖的樣態,嘴脣也終於緊閉著,呈現出一條橫亙的直線。他靜靜地坐了好一會兒,然後把他的皮椅往後一推,接著跳起身,朝著辦公室外的方向走去,接著一把推開緊鄰的一扇門。 不見天日的格子籠 一陣腐臭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