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國中都還跟媽媽一起洗澡,讓我對於月經毫不陌生

文/楊佳羚(高雄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我到國中都還跟媽媽一起洗澡。還記得當年看著自媽媽下體流出來的血,她邊跟我說「這就是查某人佇咧『洗』」──感覺這就是再正常不過的、每個月的女性淨化過程,而讓我對於月經毫不陌生,也沒有所謂「污穢」的感覺。對於青春期身體的變化,我沒有像《俗女養成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