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我到國中都還跟媽媽一起洗澡,讓我對於月經毫不陌生

文/楊佳羚(高雄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研究所副教授)

我到國中都還跟媽媽一起洗澡。還記得當年看著自媽媽下體流出來的血,她邊跟我說「這就是查某人佇咧『洗』」──感覺這就是再正常不過的、每個月的女性淨化過程,而讓我對於月經毫不陌生,也沒有所謂「污穢」的感覺。對於青春期身體的變化,我沒有像《俗女養成記》的陳嘉玲一樣,因為來初經而害怕,或因為衛生棉掉落而怕被男同學取笑的成長記憶。

我的女兒因為從小就看我用棉條,她曾問我:「那會痛嗎?」我跟她解釋,因為有經血,陰道裡面滑滑的,所以放進去不會痛。女兒第一次來月經是在加拿大參加水上營隊的前一晚,我開心地恭喜她長大了,並稱讚她處女座超前布署的個性──當時我們在朋友僻靜的湖邊小屋,要不是女兒隨時帶了棉條小包包,還真不知一時要去哪裡買棉條呢!也幸虧她一直覺得用棉條是理所當然的事,她在水上營隊的活動完全不受影響。

女兒小學五年級時,曾建議六年級的學姐用棉條。她在一群女孩面前大方討論月經,但也是在那時,她才第一次發現原來公開討論月經的方式會造成學姐困擾,而讓我在事後跟她說明:「其實你沒有錯。但因為不是每個人家裡都可以這麼自在談月經,所以如果學姐不自在時,我們就用比較像悄悄話的方式,讓學姐不尷尬好嗎?」這樣的經驗也才讓她回想起,小學四年級時曾有男同學回家想問媽媽月經的事,居然就被姐姐打頭、被媽媽罵。這讓我們了解,原來我跟我女兒的經驗,不見得是想當然爾或普遍的經驗。

看我女兒在學校的「月經教育」經驗,大概跟卅多年前我的經驗相去不遠──除了因為現在孩子發育得早,學校健康教育提早教月經之外,仍多由衛生棉廠商到校跟女生宣講。然而,這樣的月經教育是有問題的,因為身為男生,也需要知道月經;身為女生,也應該知道除了衛生棉之外的生理用品。

這本書是台灣第一本生理用品發展史,讓我們看到台灣如何透過許多個人的努力,除了開發環保舒適的布衛生棉、還歷經「開疆闢土」的時期,從國外帶回到申請生產棉條、集資做出台灣的月亮杯,到發展出月亮褲的精采過程。

如同作者所說,月經陪伴多數女人的大半輩子,但教科書總只把它當成「具生育能力的指標」或「『失敗』的懷孕準備」,而社會仍存有對月經的迷思,如認為女人來月經是「不乾淨的」或會因經前症候群而情緒失控;或認為月經是麻煩的東西。然而,這本小書以歷史、人類學與社會學的研究告訴我們,女性對於月經的相關禁忌有不同的看待方式:例如「月經來時不准祭拜」反而成為媳婦不需準備祭拜用品的「免役」理由──這跟非洲國家某些部落的「月經小屋」一樣,雖然有人認為它是將女性「隔離」、壓迫女性的設施,但其實也可能是女性長輩傳承月經與性知識,以及讓女性得以從繁重家務農務中「偷閒休息」的地方。

這本書也呈現了女性需求如何因為「不具賣點」而難以成為大公司想再積極改良開發的面向,而需要眾女之力,讓台灣從「禁止在網路擅自販賣棉條」到現在超市藥妝店都可以買到各式棉條、月亮杯等多種選擇的國家。而這些先行者,不論是林念慈或凡妮莎等人,都成為國內性別所或性別相關課程的重要講師,她們不只談不同的生理用品,也談更以女人身體感知為中心的月經教育,讓我們知道如何與月經及我們的身體相處,如何嘗試、挑選適合自己的生理用品。

如果你是老師,我誠摯推薦可以用這本書來談科技與社會,探討與女性息息相關的生理用品改革為何遲滯、又因何發展;可以在健教課或社會課談月經迷思、不同生理用品選擇,或在生涯規畫課用來作為「女性創業」的實例。如果你是一般讀者,我誠摯推薦可以透過這本書讓你更了解月經、更知道店裡架上琳瑯滿目的生理用品是如何創發出來的。而我,身為媽媽,我正打算把這本書送給我女兒,讓她用以對照自己的生理用品使用經驗,並且可以試試我們還未嘗試的月亮褲,以及看看能否透過這本書談的細節,把「未竟」的月亮杯試用旅程完成。

※ 本文摘自《從零開始打造月經平權》推薦序,原篇名為〈一段與女性息息相關的歷史〉,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