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歐麗娟 寶釵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自有其不可抑遏的喜怒哀樂。就像孔子仍有責罵學生「朽木不可雕也」的不滿,嚮往曾點「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閒適,調侃子路「暴虎馮河」的詼諧等等人性化的時刻,並非「迂闊枯寂」、「蠢拙古版」的寶釵自也是如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