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姜泰植;譯/胡椒筒 想哭的時候,我就剝大蒜。 紅水盆裡裝滿了大蒜。提前一個小時把大蒜泡在接滿水的水盆裡,很快就能看到那些飄起來的蒜皮。我坐在地板上,看著這盆大蒜。為了保護皮膚,老手都會戴上橡膠手套,但我是前天才入行的新手,戴手套只會影響作業速度。況且作業速度直接影響收入,所以我只好徒手剝大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