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心怡 自2008年《鬼吹燈》掀起中國網路小說熱潮後,帶動的不只是網路文學的發達,因之而生的電視劇、網路劇、漫畫、網遊、電影等熱潮,這一片背後看似龐大商機的IP產業鍊才是更誘人的投資動機。 這裡的IP不是「電腦位址(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是「智慧產權(Intellectual 完整文章
那個人,是我眼裡的璀璨星空;那個人,是我心底的無垠大海。 如果我們的相擁只能隔著荊棘,那麼我願意用力、更用力一點地抱緊他! 即使荊棘刺穿我的肌膚,刺進我的心臟,只要能距離他近一點、更近一點 愛情和人生一模一樣,永遠都是鮮花與荊棘同在。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2015最新夢幻愛情小說 一個桐華最珍愛的故事,一個星空與海的美麗邂逅! 完整文章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人勸莫多情,一剪寒梅何處寄?若無愛與憎,皓月長空誰相伴? 由愛生嗔恨,離愛無癡念,卻有寸寸相思,日日盼君至。 二十一世紀,張曉於車禍中死亡,一縷芳魂輾轉來到清康熙四十三年,成為了八貝勒胤禩側福晉之妹──馬爾泰‧若曦。 完整文章
採訪/張容兒;筆答/席絹 身為自九零年代出道、至今依然持續維持極高人氣、作品質量兼優的言情小說作者,席絹不但對於如何在類型小說當中注入新意有自己的想法,對於讀者、網路作品、影視改編、出版環境甚至數位閱讀,也都有她獨到的觀察。本篇專訪由「閱讀‧最前線」提問,席絹親自筆答,揭露在寫出那麼多不同愛情故事的席絹眼中,自己的作品以及目前的出版市場是什麼模樣…… 關於創作 從 1993 年到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Wikiepdia 文/犢玫瑰 當我們不再為悲苦的若曦和四爺而痛心,看似已順利走出「清穿」虐文的美麗與哀愁時,言情大家桐華的經典大漠情緣系列已悄然登場,由於《大漠謠》和《雲中歌》電視所屬的版權分落兩家,想必又將展開一場無情廝殺,除了殺觀眾的淚水,更要想方設法地殺出一條暢銷血路! 正宗原創:大漢情緣首部曲《大漠謠》 迢迢銀漢,追情盼雙星, 默默黃沙,埋心傷隻影。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Wikipedia 文/鳳梨 很久以前翻過幾本言情小說,出版社也忘了,就是家人從租書店借回來的。那是一個很新奇的世界,到處都有多金又帥的總裁,每個人一定要開跑車,要不然就是有司機幫忙開車,這種情節看在小孩的眼裡,不由的希望未來也是總裁。男孩當然不懂在路上偶然遇到女主角這件事,而是「天啊!原來當了總裁也這麼多好車可以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