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心怡

自2008年《鬼吹燈》掀起中國網路小說熱潮後,帶動的不只是網路文學的發達,因之而生的電視劇、網路劇、漫畫、網遊、電影等熱潮,這一片背後看似龐大商機的IP產業鍊才是更誘人的投資動機。

這裡的IP不是「電腦位址(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是「智慧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聽起來很浮泛,卻是近年來,中國極為火紅的投資標的。

最近最為台灣人熟悉的超級IP是「包青天」,有報導指出,這三字值人民幣千萬元,刷下目前影視IP最貴紀錄,它的內涵蓋網遊、動漫、漫畫等,預估整個產值至少二十億人民幣,「IP熱潮是中國炒出來的!」城邦原創總經理伍文翠光說。

捧紅了晨羽、瑪奇朵等網路文學作家的城邦原創,其中瑪奇朵的小說《親愛的公主病》被大陸改拍成網路劇,而《學長》正在籌拍電影,伍文翠光是今年就接了不少的大陸團來談IP授權,有私募基金經理人、煤礦業老闆,也有建築公司、影視公司。不論來自何種產業,伍文翠說,他們的共同性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口就是要打包作家兩年、三年,「我心想,你要包,我都還不知道我的作家寫不寫得出來?」被這莫名而來的IP打包熱浪狂掃的不只台灣,中國打包的瘋狂程度已經延燒到日、韓、甚至歐洲,一度把日本漫畫公司嚇壞,以為中國大軍要砸重金買下他們的漫畫公司

伍文翠指出,IP已經形成一個產業鍊,對這些投資客來說,他們的心態是只要壓中一個就賺了,他們也因此願意等待一個有潛力的IP,等待孵化完成,從幾年前的《步步驚心》、《花千骨》、《瑯琊榜》、《盜墓筆記》到最近的《太子妃升職記》都是。

與土豪們跨界霸氣投資交手過無數回合,在伍文翠看來,大家很容易被IP背後的產值迷惑了,但作品到底能不能賣,「保護原創內容」仍是她首要考量的核心,而作家的品牌經營也是重要策略。她以瑪其朵與晨羽為例,前者的作品易於跨界到影視,而後者的創作則適合閱讀文本,寫得好的不一定適合變成影視作品,反之亦然,這都跟出版社如何為作家找到定位息息相關。

其次,伍文翠也不會單看授權的「賣價」。她以入選2016年金馬創投會議喬一樵的作品《山城畫蹤》為例,當時把小說授權改拍電影的費用雖然不貴,但電影工作團隊是大陸導演與美國電影公司合作,「有時,價格不是單一考量因素,我們更看重導演與團隊品質,因為對作家來說,作品能否被落實、被實現,是最重要的事。」伍文翠強調,能夠掌握到自己原創內容定位與核心,才不會被來勢洶洶的投資客帶著走,否則人家隨便一句「素人作品可以變成電影」就足以把作者與出版商在不合理的情況下被打趴。

台灣要發展一個完整的IP產業鍊雖有難度,但越是紅海,我們越要回頭看自己的內容,思考如何能夠發揮出去,而別巴望著一部作品就要賺翻。」伍文翠即使身經百戰,至今她仍這樣謹慎地經營原創內容。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犢月刊NO.46:一本書是怎麼在全世界遊走的?──國際版權市場現況》!►►

2015版權營專題回顧:

  1. 利用全書英譯,讓少數語言作品登上國際舞臺──小國突圍(一)
  2. 觀察書市風向,悅知文化以自製書打開海外授權商機──小國突圍(二)
  3. 多想一點、多交朋友──小國突圍(三)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