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宛芳

雖然全世界使用華語的人口數量龐大,但因種種因素,在臺灣從事出版工作,總會覺得市場似乎很小,閱讀人口似乎很少,無論怎麼努力,銷量就是只有那麼一點點。要進軍中國市場,可能得要處理一些限制,但除此之外,彷彿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使得上力。

事實上,世界很大,推廣作品不見得會受限於原來的創作語種,如果反應得宜,甚至能準確抓到毋需特別翻譯、就能快速進軍其他國家的主題。在第三屆「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中的幾個「小國突圍」實例,顯示其他國家以及臺灣的出版者,如何突破「市場不大」的困境,把自己國內的出版品,推到國際出版人的視界焦點當中。

2015 年夏天的著色畫熱潮,來的力道令人震撼,退的速度也令人詫異,時至今日,看著書店暢銷榜的動態,甚至讓人頗有船過水無痕之感,但難道我們什麼都沒留下嗎?那也未必,至少就有一家出版社在這過程中,創造了經典的「小國突圍」的海外版權輸出案例。

靠著一本《奇幻夢境》,悅知文化不但在臺灣創造了 10 萬本的銷售,更交出了 17 國海外版權的亮眼成績。

從早一步看到市場商機,到集團隊之力,從零開始企畫、打造一本全新的自製書,到提早發現熱度消散的前兆,創下業界首例,主動把庫存拉出實體書店,轉銷海外市場……。這一切對悅知文化來說,雖然運氣的成分少不了,而且繪本也少了文字的翻譯障礙,但其與眾不同的決策過程與時機掌握,也的確是關鍵。

把《秘密花園》視為競品,做出區隔

悅知文化總編輯葉怡慧表示,她是在 2014 年法蘭克福書展時,發現了臺灣市場尚未出現的著色畫新大陸,「當時回來就有先跟編輯分享,但是大家對著色書都沒概念。」葉怡慧說。為此,他們還特別另外簽了一本韓國的著色書《時間的旅程》的版權,作為團隊們想像與研究的依據。

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那是因為悅知打從一開始,就不只是想要「跟隨」,而是要「創造」。

隨著海外陸續傳出《秘密花園》著色畫跌破眾人眼鏡登上暢銷榜首的消息,他們的目標也更加明確:「我們就是把《秘密花園》視為潛在競品,找出市場區隔。」

葉怡慧說明,當時團隊是希望可以創造一本故事繪本,把著色畫以情節串連,打破《秘密花園》單幅著色的框架,才會想到要以《愛麗絲夢遊仙境》設定為主題;甚至連《時間的旅程》的出版,都身兼「測試市場水溫」的重任,搶在《秘密花園》受限於授權方規定必須晚英文版 18 個月上市的時間空缺中問世。

難道當時就有想到可以搭配該書出版 150 週年的經典重現熱潮嗎?對此,葉怡慧也坦白地連忙搖手笑說:「當時候是因為大家都很喜歡這個故事,還真的沒有想到。」

只不過,即使有了企畫方向,在短短數個月中就要如何從零創造出一本自製著色書,也還是充滿了挑戰。雖然找來合作多年,也曾創下 4 萬本銷售佳績的鋼筆畫繪者 Amily Shen,但對雙方而言,著色畫這仍是一塊不熟悉的全新場域。

「原創時間比我們想像中久。」葉怡慧說。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著色畫跟鋼筆畫最大的不同,在於著色畫的所有線條都必須是封閉的,才能讓讀者上色;光是這個部分,編輯與繪者就花了很多時間檢查、修改。

從 10 月開始企畫,到 Amily 創作所需的三到四個月時間,最後《奇幻夢境》最後終於趕在 2015 年四月上市。

授權速度與數量,都在預料之外

然而,即使研究再研究,也不能保證一本書就能獲得市場青睞,更別提輸出海外市場了。說起 17 國的海外授權到底如何而來,即使是葉怡慧自己,時至今日都仍感覺不可思議:「這整個過程都來得太快了!」

2015 年國際書展與中國外賓談到這本書的消息不久,悅知文化就收到了中國的提案並完成簽約。四月《奇幻夢境》正式出版,沒想到到了七月,悅知就接到了版權代理的詢問;才透過光磊國際版權發出簡單的書訊,竟然就陸續開始收到出價提案。

「我們是接到 offer(出價)之後,才開始準備各種資料。」葉怡慧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