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寫詩從來不是在我生命中最好的時刻,也不是最壞的時刻。通常是一種無以名狀的情感在尋找出口,於是所遇的萬事萬物都成了表徵。詩的旅程最美好之處莫過於,它給予的遠比你所期望的要多,甚至會覺得依傍詩這塊奇妙靈動的水晶,世界正與我同悲同歡。 然而我逐漸醒覺,這只是一名年少詩人一廂情願的想像。世界非但不可能與我合聲同氣,反而處處跋扈橫行。無知不能令人置身事外,只會讓自己成為幫兇。 1998 完整文章
是純粹的詩歌,是生命的詩歌,而不是寫出來的充滿裝飾的盛宴或家宴,而是語言的流星雨,燦爛得你目瞪口呆,感情的深度打中你,讓你的心疼痛。 余秀華是一位腦性麻痺的農婦,寫字對她來說無異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她卻用最大力氣讓左手壓住右腕,把每一個字扭扭曲曲地寫出來。選擇字數最少的詩歌,向讀者傳達她與命運抗爭的心路歷程。 完整文章
如何避免自己被犯人盯上? 遇到突襲的暴力事件該如何制止對方? 日本刑警教你簡單又有效的防身術。 治安再好的社會,還是會發生出其不意的突發攻擊事件;遇到突襲時,你該如何自保?本書教你徒手就可以制止、甚至擊倒對方的實用防身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