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恩.布魯瑪 偶爾會有人跟我說:「你寫的東西真是包羅萬象。」我不覺得這話有貶意,我當成是讚美。不過坦白說,和深入鑽研幾個特定主題相比,我書寫這麼多不同的題材,並非有什麼過人之處。我想我之所以會寫這麼多不同的議題,大概是因為生性好奇,又很容易覺得無聊的緣故。 我雖然興趣廣泛,但就像狗總愛回到牠最喜歡的樹旁打轉,我寫作也不離那幾個我最掛念的主題。(德國人稱我這種什麼事都沾上點邊的人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