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妮琪.桑頓;譯/黃彥霖 客人們已經把自己關在餐廳裡兩個小時了,賽斯決定偷偷溜到隔壁那間狹小的書房偷聽,看能不能發現些什麼消息。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始聽,餐廳裡便傳來一陣非常可怕的撞擊聲。他緊覺地從牆邊退開。發生了什麼事?聽起來像是椅子翻倒在地。 賽斯聽到餐廳的門被猛然撞開。他衝進接待大廳,看到邦恩先生已經搶先趕到其他人附近。表情茫然的邦恩先生像隻無頭蒼蠅似地亂竄、張望,慌張揮舞著雙手。 完整文章
文/李佳佳 第一次聽說「朱令」這個名字還是在九○年代,真正有機會認真去瞭解她的故事則是在二○○六年。當時的我還是復旦的學生,每天穿梭於宿舍、圖書館和南京西路的實習單位,早出晚歸,疲憊不堪。從象牙塔初涉社會的好奇、期待與焦慮、失望交織,一切都是新鮮的。 那是一個社交網絡尚未出現的時代,高校 BB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