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菲利普・德朗Philippe Delerm 人啊,就必須住在巴黎。要是施韋格先生往他的生存守則裡探究一番,唯一會從裡面冒出頭的鐵律,絕對是這一條。而其他那些守則,似乎也是從這一條延伸出去的 ── 咦,「其他那些守則」?……若要施韋格先生說說還有其他哪些守則,他根本說不出來,只會露出一臉尷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