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譯/章澤儀 卡札里很好奇這位太后平日是如何打發時間的,眼下看來,她既不做女紅,也不像是愛讀書的人,又不親近或雇養樂師;偶爾見她出現在城堡內的祈禱會,在先祖廳裡一待就是數小時,或在女眷和費瑞茲的陪同下進城到神廟參拜,但次數極少,也絕不在人多的日子去。除此之外,大多數時間她過得像是個沒宗教信仰的人,沒怎麼對諸神做任何儀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