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神奇海獅李博研 從前我還沒去德國時,就一直很看不懂台灣的「文青」現象。 在這個現象開始以前,我一直沒去想過自己是不是個文青之類的問題。但是在我的認知裡,既然都叫文藝青年了,至少是個愛看書的青年吧?那如果按照這個定義,身為一個小時候會被我媽唸「不要再看書了,偶而也出去玩吧」的人,我應該也算是「文青」吧? 不過之後發生了某件事情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