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歐洲一年召開兩次秘密會議,各國代表聚集在保密地點的大房間內,爭論不休數日,直到達成決議。每個人輪流上台報告,你一言我一語,最後選邊站。 不,那不是討論核安的會議,也不是G8高峰會,而是對日常生活影響更大的重要會議──「年度代表色」的決定大會。 ※ 色彩先知自1999年起開始集會,替即將在接下來十二個月攻占伸展台與貨架的顏色舉行典禮。 完整文章
文/神奇海獅李博研 從前我還沒去德國時,就一直很看不懂台灣的「文青」現象。 在這個現象開始以前,我一直沒去想過自己是不是個文青之類的問題。但是在我的認知裡,既然都叫文藝青年了,至少是個愛看書的青年吧?那如果按照這個定義,身為一個小時候會被我媽唸「不要再看書了,偶而也出去玩吧」的人,我應該也算是「文青」吧? 不過之後發生了某件事情徹底顛覆了我的認知。 完整文章